网红区政信vs消金类信托,选哪个?

时间:2020/05/24 09:42:01尤斯财富

“网红区政信和消金类信托,你更看好哪一个?”


看到这个问题的瞬间,想改写下孟老夫子的话:死鱼,我所不欲也;破掌,亦我所不欲也;二者必择其一,舍鱼还是舍掌?”


旗帜鲜明地不看好网红区政信


我要重申一遍:不看好网红区政信,“真平台”也不行。


这两天趁着“放水”的东风,“政信吹”的言论又开始沉渣泛起;有人讲,城投都不稀罕信托资金了,要信托公司求着才给做项目;有人讲,政信以前不敢违约,以后不必违约,结论当然是政信不会违约。


每每看到这些言论,就很想问一句:你们是当贵州云南不存在吗?


欠债要还钱;借的越多,滚得雪球越大,要还的压力越大,就越可能还不上。


一个财政不足20亿的县,每年发40亿以上的非标。一个公共事业单位工资频频拖延的地方,每个月却有三四个亿信托到期。信仰,买不了这一切的单。


至于这次的“3.6亿放水”,在《印钱还债基本被否》里已经讲得很明确了,放弃直接搞货币化,把更多的额度用在发行地方专项债上,其实传达了一个很鲜明的信息:地方的事情,允许你地方借款,但到头来地方的问题还是要靠地方自己组织资源腾挪。


财政部长都在讲“政府要带头过“紧日子”了,你品品。


消金类信托,风险在加剧


讲真,P2P都被打击的这么多了,贷款、分期的推销还是一个接一个,这些贷出去的钱哪里来的?


很大一块都来自于消金业务。跟以前的P2P平台相比,消金业务通过各种结构化设计,将风险和利润分配到各个环节,相对以前粗暴的平台要更平衡一点。


但疫情是消金路上最大的一只黑天鹅。


随着疫情影响,失业率上升,各大平台不良率激增,有报道称24%的“合法高息”已经无法包住资金成本。


还有一个肉眼可见的事实是,有保险公司已经悄悄将“履约险”撤下。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疑点在于,消金不少名义上的管理方实际上只是个资金批发商的角色,真正的风控设计、审批和后期回款都是由其他角色完成,不管是“大数据模型风控”,还是“专业催收团队”,重心都用在了铺规模低门槛获客,而鲜见严格筛选底层的——大部分经不起筛也是实话。


总而言之一句话,看不清。


投资的“锚”和“帆”


回到这个投资者的问题上。


明明还有“非网红区”的政信,和其他类型的,比如抵押物和位置较好的地产项目,为什么要考虑“网红政信和消金呢?”


大概率还是因为收益问题。因为市场都意识到了这两类项目风险要高一些,自然收益也会高一些。


要提醒的是,固收市场上,风险和收益并不是等比例的。收益每增长1%,风险往往增长了数倍——如果它们可以被量化的话。


这个博弈的不划算之处在于:赢了你多赚两三万;输了你要哭两三年。


如果把资产比作一条船,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说,信托等固收投资体量大,利息稳定,对投资应该起到一个“压舱石”的作用,也可以说是船的“锚”;在此基础上去配置一些能够承受风险的、博取高收益的投资,就像是这条船的“帆”。


无帆则动力不足,无锚则重心不稳。但如果傻傻地把锚挂到了帆的位置,可就不妙了。






作者:洛 洛 杨
来源:大 话 固 收

责任编辑:shuaigr

用益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