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的700亿难题、中铁系37亿私募逾期、85后房产中介的骗局

时间:2020/03/19 10:13:16尤斯财富

“先锋系”巨额兑付危机何时解?


从2019年7月4日到2020年3月15日,256天,绝大部分的网信理财投资者仍在绝望中等待“黎明”。投资款项仍然杳无音讯,网信理财立案未果,他们四处寻求帮助。


爆料的投资者中,投资金额少则几万元,多则百万级别。


在多位网信理财投资者的表述中,他们提到,多人、多次向属于公安系统的北京市朝阳区经侦大队报案,得到的答复是“不接受报案”。


2019年10月5日,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网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公司官方微信联合发布一则讣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先生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当天,网信集团同时发布《先锋集团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牵头风险化解工作》的公告指出,为持续化解危机,坚持在岗的管理团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并推举先锋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


据网信投资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4日汇总至北京朝阳区处非办的数据是,网信线上产品尊享的逾期金额为450亿元,网信普惠消费贷和供应链共计59亿元,线下私募200亿元,涉及出借人17万。


对此,前述网信在职员工陈伟(化名)透露,网信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下称“工作组”)主要负责人与网信债委会相关负责人之前一直定期公布兑付和清收工作进展情况,已经兑付有数亿元。目前,网信集团投资人/出借人人数总量已由17万余人降至12万余人,资金总额约700亿元。


陈伟也坦言,目前网信集团的催收工作存在不少“难点”。比如,有些关键岗位的负责人失联,政府部门和先锋、网信等多次发了召回号召,希望他们回到工作各岗位上,但他们没有给予配合。此前,董事长张振新突然去世,很多他直接管理的业务和资产情况其他人不知悉,调查梳理很困难。


“整个先锋系资产错综复杂,盘子很大,关键业务高管未能到岗,资产梳理也会成为难题。”陈伟称。


除此之外,借款企业和个人逃废债现象严重,很多企业紧急注销,个人失联,催收难度加大。由于资金紧张,现有人员的工资、社保、差旅费等无法得到保障,也反过来影响工作进度。


3月15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官方微信发布了关于召回网信理财、网信普惠高管履职的公告。


被“喊话”召回的高管包括:网信控股CEO盛佳、网信控股前CEO陈志雄、网信控股COO李鑫、网信控股CFO魏丽。


知情人士表示,盛佳和李鑫目前并不在境内。


中铁系私募逾期,退出方案存猫腻


从2019年5月份起,檀实资本、上海洲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两家资金管理人及其关联基金管理人北京云集投资有限公司募集的11只私募基金同时出现延期兑付事件。


天眼查数据显示,洲实资产是檀实资本的全资子公司,而岑鹏任两家公司的法人。


有投资人表示,延期兑付的这11只基金波及全国1297位投资人,涉及的投资金额约为37亿元。


檀实资本和洲实资产旗下的中铁系列私募产品属于契约型基金,基金存续期限预计为12个月。


基金延期退出后,管理人一共发布了三种方案,方案一是《基金份额转让协议》,该协议涉及公司法人持有20家公司的股权置换;方案二是每个季度延期退出现金(退出时间5年);方案三是某实业项目的重组方案(暂未实施)。


截至目前,共有100多名投资者签署了方案一提及的《基金份额转让协议》,涉及金额约为10亿至13亿元;130余人签署了方案二《延期付款方案》。据管理人统计,两种方案涉及金额占基金总规模比例达到40%。


最新实际到款情况如何?


数名投资者反映,方案二初期的现金退出比例非常少,首期只退出了基金份额的0.5%。对此,管理人解释称,具体还款金额会在退出期限结束前越来越多,具体根据现金回流情况而定。


上述方案一的转让则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和一些争议。根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拿到的《基金份额转让协议》显示,甲方系基金份额持有人,乙方宿迁洲腾聚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系持股主体,丙方檀实资本系管理人。乙方通过直接或间接持有方式持有协议中所列的20家公司部分股权财产权益(简称“资产包”)。


转让方案大致是,甲方将持有基金份额及收益以某个价格转让给乙方,因份额转让形成的甲方对乙方的债权按照约定转化为乙方财产份额(简称“债转股”)。乙方以持有的资产包整体作价15亿元,甲方债转股后,按照一定比例划分15亿元的资产包。


15亿元的资产包囊括了20家公司,均为基金最终投向的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及其关联子公司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首家企业: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六零”)。天眼查信息显示,三六零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均为周鸿祎。


根据资产包,檀实资本方给出的持有三六零安全科技股权评估价值为6.89亿元,单个项目价值为5.64亿元,即预计变现值。三六零股权市值在整个资产包市值占比接近四成,这也成为签署方案一的投资者关注的重点。


2月25日,三六零发布关于部分非公开发行限售股上市流通的公告,本次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7.03亿股,本次限售股上市流通日期为2月27日。备注中提及,根据相关承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所持三六零股份,自登记之日起36个月内不得转让。


股权架构穿透后发现,三六零大股东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被宁波建虎启融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简称“宁波建虎”)持有1.31%股权,后者被青岛京北矿产有限公司(简称“青岛京北”)持股,青岛京北大股东为青岛京北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庄涛。


庄涛是谁?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公众号发表的文章内容显示,庄涛系公司常务副总。


私募管理人能否有望拿到三六零股份转让后的这笔款项?某位投资者提供的一份与檀实资本对话的邮件显示,檀实资本回应称,管理人没有拿到款项,需通过青岛京北和宁波建虎的管理人建银国际明确首次减持后获得金额的分配方案,檀实资本方面正在积极与青岛京北沟通了解宁波建虎的分配方案。详细信息预计在上述乙方公司2020年一季度报告中披露。


2019年11月,青岛京北曾将27500万股股权出质给上海景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者实际控制人为建银国际。值得注意的是,青岛京北实缴资本为27500万元。某位律师告诉记者,青岛京北属于有限责任公司,出资额1元相当于股份制1股,不计算净值。根据公司2018年年报,暂未公开利润情况,若将利润按照零计算,青岛京北相当于把公司全部资产抵押给了建银国际。


青岛京北实际控制人为庄涛,目前旗下分别有一笔9000万元股权和10万元股权遭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解冻年限在2023年。此外,旗下9000万股股权出质给了恒丰银行青岛燕儿岛路支行。


某业内人士称,要想顺利转让上述持有的三六零股份,可能需要庄涛解除青岛京北质押的股权。就目前庄涛多个股权处于冻结和质押的状态下,一下拿出大额现金的能力或许十分有限。


除了持有三六零的股份转让存在层层难题外,该协议资产包里其他19家公司中,也存在股权质押等风险。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投资人把份额转让出去并办理了份额登记,但受让方不能履行可能会很麻烦,此时投资人失去了份额不能起诉原基金公司了,只能起诉受让方,且可能陷入连环诉讼。


张庆进一步表示,受让方是有限合伙企业,通常情况下投资人一般都是有限合伙人,其不具有合伙事务执行权,控制权还在受让方。投资者要维护自身权利关键是修改合伙协议,制定在符合法律关于有限合伙规定基础上的有利于自己的条款,更重要的是搞清楚“资产包”的真实状况。


85后房产中介导演的私募骗局


“如果不是这个事,我可以带着1000多万元的现金回江苏老家,买最稳当的理财产品也可过上富足安稳的退休生活,老两口可以周游世界。但踩了这个雷,如果钱要不回来,我一生的血汗钱可能就化为乌有。我怕面对现实,实在不敢面对,不敢想,天天不能入睡。老头子闹着要离婚,要我去深圳找肖建海要钱,找不到就别回来了。我到哪儿能找到他啊?”


这个一年前曾坐拥1500万现金的富裕人士,现在连买张去深圳讨债的几百块钱的机票,都要刷半天的携程,选一张最便宜的早班机,然后在投资者的维权群里问深圳的哪能位能给她解决住宿问题。


今年春节期间,因为疫情影响,收入只有三千多元的退休金的她已经日益感受到生活的窘迫和艰难。打开她的冰箱,里面空空荡荡。“哪像个过年的样子啊!”她自言自语地说。一个曾经的千万富翁,被私募骗子洗劫一空,“我也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过一天是一天吧”。


她说,女儿在国外读书几年了,生活也很艰苦,去年终于拿到了工作签证。一直答应把广东的房子卖了给她在国外买个房子的。去年底,女儿满心欢喜地回来,没办法,只好如实跟她说了。五天后,女儿眼泪汪汪地走了,老伴也不辞而别回了老家。“我恨啊!是我把这个家给毁了啊!我对不起女儿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伴啊!”


导演这幕基金骗局的肖建海,是个85后的潮汕人,初中文化,轩鸿公司网站上说是清华五道口的EMBA毕业。在深圳的潮汕圈内人士多人中枪,他们介绍,肖建海是做房产中介挖得第一桶金。


2018年,他自称自己从小信佛,喜欢做善事。轩鸿基金邀请五道口的经济学家和地方领导站台,成立公益基金,搞所谓“资本向善”的慈善活动。同时挖来100多人的理财经理团队到处找高净值客户。一个初中文化的85后“小杆子”,就这样在深圳血洗了一批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被骗得最惨的是他的一个做企业的潮汕老乡,一个多亿。“借钱的时候天花乱坠,是在他妈妈的佛堂里谈成的。现在这母子俩连鬼影子都找不到,人间蒸发了似的。”这个老乡哭丧着脸说。


轩鸿发行的26只所谓私募产品,其中的23只都以有限合伙形式募集,均未在基金业协会备案。托管在包商银行深圳科技园支行的巨额资金去向不明,许多资金当天到账当天转走。包装的所有赎楼项目都是子虚乌有。以合伙企业名义开设的多个募集账户资金全部清零。


经查,深圳轩鸿虽然办理过私募基金登记,但早已被标注为“异常机构”,但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巧立名目,大肆以并不存在的虚假项目兜售所谓的私募基金。


轩鸿基金遍布全国的受害者已达400多人,爆雷后几个月,各路投资人通过司法保全和工商信息查询,汇总各方信息显示,大量所谓“底层资产”都是编造出来的虚假资产,一些房产证明的“小红本”是过期作废的。


理财经理推销产品时介绍说,募集资金用于前海的公寓、坂田的美食城、滨海之窗房产等高档小区、学位房、人才公寓、赎楼基金等实物资产,但现在查证都是造假,实际不存在。多个投资人通过司法手段保全相关银行账户后显示,“大多数账户资金余额少于1元,只有一个账户上有1万多元,还不够付律师费的。”


去年5月29日,轩鸿的庞氏骗局暴露后,互不相识的数百投资者从四面八方赶来,先后到深圳市证监局、信访局和市公安局经侦局反映情况,要求立案处理。深圳市信访局召集私募爆雷重灾区的福田区相关部门开会,一直不露面的肖建海被公安部门传唤到现场,与众投资者见面对话。


鉴于投资者人数较多,为便于工作,数百名投资人现场按相关部门要求,临时推选了包括深圳采纳咨询公司负责人朱玉童(事后发现是一个传销讲师)等为首的15个人负责与肖建海的后续谈判。


去年四季度,朱玉童的临时投委与肖建海多次秘密商谈后抛出的一个方案,这让众多投资人更是心凉彻骨。“他们已完全为肖建海所操控。”一位投资者看到这个方案后气愤不已。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荒唐方案呢?这一份临时投委炮制的《关于轩鸿资产接收处置方案》、《深圳市鸿途维权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章程》、《投资人公司股东代持声明及承诺书》的一揽子材料,基本框架是由朱玉童等5个临时投委成立一个叫深圳市鸿途维权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要求400多债权人与该公司签订授权书,“委托该公司全权承接轩鸿的资产移交、处置、投资款兑付”,“代表本人向轩鸿集团及所有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肖建海等追索投资款本金、收益及相关损失。”该公司由朱玉童等5个投委每人出资3.2万元共计16万元注册资本。


多个投资人发问,一个16万元的壳公司如何如蛇吞象承接债权人超过16亿的债权资产?

过去近一年时间里,肖建海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工商变更,早已实现了资产隔离和资金转移,你有什么办法、以什么方式能让肖建海心甘情愿地把已转移、已隔离的资产再吐出来,装到你的壳公司里来?


临时投委中领头人真实身份存疑,是否是真实投资人的身份始终得不到确认,却无限自我赋权,把投资人往坑里带。鉴于对投委道德风险的考虑,大部门投资人明确表示不予授权,并主动抛弃所谓的临时投委,自行向公安机关报案,申请立案抓人,申请包括对肖建海和朱玉童共同采取刑事立案措施。


一位长期从事经济诈骗的刑事律师分析说,这一招太损了。实际上,这是他们蓄谋已久的一举两得的方案,通过这种玩法,反馈给执法部门的,肖建海本来十分严重的经济诈骗行为,通过与投资人协商,与所谓的承接资产的公司搭成谅解协议,实现了软着陆,可以旷日持久地扯皮,事件的性质就变了,从经济诈骗容易轻描淡写地变为肖建海与400多人的普通经济纠纷,他会说当初我努力过了,也是想对这些人进行赔偿的,但是我赔偿不了,性质变化了,从恶意爆雷非法占有到轻松地逃脱刑事责任。


公司之间的经济纠纷,可以扯上十年、八年,千年不赖,万年不还,最终把投资人拖垮、拖死。而公司成立后,肖建海一根毛都不会装到公司里来,他既可以轻松地非法占有巧取毫夺投资人的20亿资金,悠哉悠哉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显然,最终促成这个事情的临时投委少数人是有功之臣。


“这些所谓的临时投委,人性深处的劣根性和信息的不对称导致最大的道德风险,他们与肖建海之间是否有不可告人的抽屉协议,很难说。”部分醒悟过来的投资者说。如果这样操作,最终的逻辑路径肯定是临时投委的少数几个操盘人拿钱上岸,拍屁股走人,大部分投资人血本无归。


这位律师说,对于投资人来说,当初买这个理财产品本身就陷入了一场骗局,现在把自己的债权再授权给一个完全不明究底的注册资金16万的壳公司,等于把自己再卖一次,风险极大。投委的产生过程莫名其妙,几个人成立壳公司就接收处置数百人的20亿的债权资产,在法理上也很荒谬,这是这场庞氏骗局的最荒诞之处。


知情人士证实,肖建海背后有个庞大的律师团队在支持,从产品设计到爆雷时点选择到与投资人的谈判中如何归避刑事责任。醒悟过来的大部分投资人决定继续向政府部门和公安机关求助。




作者:xiam
来源:用益综合

责任编辑:xiam

用益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