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逾期200亿、发不出工资 达州帮大佬或倒在春天前

时间:2020/02/28 14:47:07尤斯财富

“达州帮”大佬惹上了新麻烦。


“达州帮”的主要成员、被称为“隐贵”房企的中迪禾邦,陷入信托逾期项目之中。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更是传出了资金链断裂,无法支付工资的消息。


“达州帮”在资本江湖里可谓是一个传奇的存在。三年前,资本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批来自达州的商业大佬,他们资本运作频频,一时间风头无二,所以他们这群人被资本圈称为“达州帮”。


如今,中迪禾邦董事长李勤,能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吗?


逾期项目背后隐现“达州帮”


据乐居财经报道,有信托内部人士曾分析称:信托公司偏好小房地产项目,这些项目能有更高的定价权和收益率,但若市场下行,小项目不能抵抗风险,现金流就会失控,信托偿付即可能逾期。


由“达州帮”重要成员李勤掌舵的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禾邦”),似乎正是这样一个“小”房地产公司。


据其官网介绍,中迪禾邦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60亿,是一家根植于川渝、发展于全国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目前,中迪禾邦集团业务范围覆盖全国13省(市),深入布局现代城市运营、物业与社区运营、大健康、文化旅游、现代农业、能源等多个核心产业。


截至2019年,中迪禾邦集团已连续4年获评“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100强”、“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三度蝉联“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品牌价值100强”称号、四度蝉联“中国西部房地产公司品牌价值TOP10”。


说它是一家小公司,是因为在全国房地产企业中,中迪禾邦的销售一直排在100名以外。


据克而瑞发布的数据,中迪禾邦2018年销售金额为150.4亿元,排126位;2019年销售金额为144.5亿元,排130位。


而“小公司”要打引号,则是因为以中迪禾邦为核心,其下属公司多达数十家,还有许许多多的关联公司,织成一张复杂的“中迪系”关系网,包括上市公司中迪投资。


2019年,在逾期的信托产品中,“中迪系”的身影屡屡出现。


2019年5月15日,新农村建设发展基金集合信托计划延期兑付。该产品的融资方为贵州宏德置业有限公司,劣后方为博勋投资、宏德置业(香港)、宏能投资、逸合投资。


其中,劣后方上海逸合投资为中迪禾邦旗下控股公司,融资方贵州宏德置业与中迪禾邦存在关联关系。


2019年12月27日,强生控股发布的公告再次,公司购买的1亿元12个月期XX信托产品的到期给付日为2019年12月27日,现发生逾期兑付情况,产品本益将统一延期至2021年12月30日,且存在不能确保在2021年12月30日前得到兑付的风险。


该信托计划涉及金额巨大,截止2019年12月12日,存续规模172亿元,信托期限不超过 60 个月,到期日为2021年12月30日。


随后信托公司发布澄清公告,称项目销售情况良好,由于优先确保基建工程建设,导致暂时无法支付信托利益。而中迪禾邦下属公司上海逸合为该产品劣后方,而非项目融资方。


但查询后发现,该信托计划发布时,上海逸合投资被列为了融资方。


从该信托计划风险措施来看,上海逸合投资也确实是该信托计划最大的受益者及承担方。


此外,蓝天3号等共计逾期约23.5亿元。


照此计算,中迪禾邦要为200亿元的产品本金及收益做风险兜底。


信托大佬与“达州帮”李勤


中迪禾邦的董事长李勤,是“中迪系”核心人物。


1977年,李勤出生于四川达州;1995年,毕业于万县商业专科学校,李勤没有接受毕业分配,而是看准了装修商机,他从装修行业基层做起,后来逐渐开始和同行一起承包装修业务。做装修生意挣到了第一桶金后,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通过土地整理、小产权房开发、安置房、房屋建筑工程等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2014年,中迪禾邦开始大规模地进入商业地产,大举拿地.


李勤及“达州帮”的故事,起始于2013年。


2013年,“刘汉案”轰动全国,而“刘汉案”遗留下来的有关资产――金路集团,成了一个“引子”。


2015年8月,达州市达县胜利煤业公司董事长刘江东,通过二级市场,大量购入金路集团股票,并且对其三次举牌,耗费6亿以上,持股比例超过10%,成了当时ST金路的大股东。


刘江东拿下金路集团之后,与其有关联的各路大佬横空出世,“达州人”是他们的共同点。其中,李勤问鼎成都路桥控制权,张贵林、邓博文参与广安爱众定增。这些达州商人背后,均出现神秘达州首富唐铭阳的身影,因为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他们被连接在了一起,“达州帮”现身资本市场。


据报道,达州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刘江东和李勤早年事业并不顺利,但均得到了唐铭阳的支持和指点,从此一帆风顺。


另据财讯透露,“达州帮”之所以能在短期内横扫资本市场而异军突起,则与一位副部级官员有关。这位落马的“大老虎”便是蒲波――原贵州省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2018年5月2日,中纪委正式宣布,蒲波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式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5年6月16日,51岁的蒲波上任德阳市委书记。在此之前,出生于四川南充市的他,曾在广安、凉山、巴中等四川区县政府任要职,2010年上调四川省委,其后担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五年之久。


早在十几年前,蒲波在四川省广安市任副市长分管国企改革时,对广安市属煤矿进行改制,在此时,便与同样在川东区域从事煤矿经营的媒老板唐铭阳相熟。


在蒲波被调查之后,唐铭阳也被有关部门再度带走调查,“达州帮”也逐渐销声匿迹。


当时,带领中迪禾邦反复冲击成都路桥的李勤,是“达州帮”的重要成员。有趣的是,另一位出身阆中的信托大佬,似乎也与李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营口银行的股权问题上,两人表现十分默契,两人实控的公司同时入股营口银行,又几乎同时退出。


据营口银行2018年年报,上海逸合仍为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3.72%。但在2019年半年报中,上海逸合已不在十大股东之列。


疫情冲击下,中迪禾邦面临“生死劫”


如今,“达州帮”风光不再,中迪禾邦也陷入困境。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中迪禾邦雪上加霜。


近日,网上流传一张微信截图,截图内容显示中迪禾邦已无力支付2020年1月、2月的工资,希望员工能主动离职。


深蓝财经联系到一位知情人士,据该人士表示,这一情况属实。


中迪禾邦的窘境也体现名下上市公司中迪投资身上。


当年,李勤耗资约11.8亿元围猎成都路桥,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事与愿违的,入主成都路桥计划以失败告终。2018年,李勤从成都路桥撤退,多次协议转让告败,只好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截至目前,李勤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累计减持10%股权。


据记者计算,李勤减持套现的资金约为3.42亿元,其所持有的成都路桥股权市值约为3.5亿元。这意味着,李勤因成都路桥亏损超5亿元。入主成都路桥失败,李勤转战绵石投资,成功借壳,更名为中迪投资。然而2018年开始,中迪投资亏损,李勤携12.39亿元入主,仅剩3.71亿元。


2019年12月,中迪投资为走出业绩泥潭,宣布重组育达健康,股价应声上涨,收获“四连板”。但很快,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跨界重组背后问题显现,股价暴涨之后再遇暴跌。


1月15日晚间,中迪投资宣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消息披露后,股价再次应声下跌, 1月16日报收4.86元,单日跌幅为5.26%。跨界梦还未起步,就回到了原点。


2020年1月21日,中迪投资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终于扭亏为盈,净利润1200万至3600万。关于扭亏的原因,中迪投资称,公司位于重庆市的“两江?中迪广场”、四川省达州市的“中迪?绥定府”房地产投资项目部分房产于2019年四季度完工交房并确认收入。


但从贴吧等社交媒体中不难发现,重庆中迪广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2015年,加速扩张的中迪禾邦豪掷了23.2亿元,拿下重庆九龙区杨家坪地块,准备打造中迪国际金融中心,轰动一时。2015年11月,中迪禾邦高调举办全球招商会,不仅有知名品牌商,还有腾讯网、凤凰网、成都商报等几十家主流媒体出席,甚至请到了央视“名嘴”水均益来主持大会。


但在2019年,中迪广场开始频频传出停工的消息。


而已经开盘的中迪广场一期,价格也十分低廉。


2019年2月,中迪广场单价为3万/平方米;到2019年12月,就传出了开发商5折甩卖的消息,单价跌至1.2万元。


截至目前,搜狐看房数据显示,中迪广场单价仅为8300元,甚至低于重庆2019年1.2万元的住宅楼平均价格。


作者:深 蓝 财 经
来源:深 蓝 财 经

责任编辑:xiam

用益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