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023年!警惕全球第四次债务危机逼近!

时间:2020/02/15 11:54:59尤斯财富


01


今年年初,一家龙头券商内部的研判会上,有一个共识值得警惕。


这个共识就是,2020年,全球债务风险不是缓解了,而是更加严峻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打实的现实。


当下,疫情是个吞金兽,它的成本支付不仅仅表现在医疗卫生系统的赤字,更重要的是它对于全球经济虚弱复苏进程的重击。


本来抬头的消费腰斩了;本来就要回暖的PMI再次面临考验;本来今年经济的“前高后不低“瞬间泡汤了。


世界产业链受中国疫情影响严重。


韩国汽车产业开不了锅了;


苹果产业供货几乎停滞了;


产业供给迟滞,很多行业被切的稀碎;


中小国的次生债务风险在积累;


通胀有从二师兄向各行业蔓延的风险;


数万亿的春节消费清零,这背后又牵扯着多少人的饭碗和生存;


……


一只黑天鹅的影响虽然可以尽量的“多害之中取其轻”,但负面就是负面,不能回避,也不能藏着掖着。


最近,很多人,很多企业都在诉说着自己的苦日子,其实最根本的一点,就是生存最核心的集体吃饭问题暴漏。


而且这也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尤其是本就脆弱的中小国家可能最先释放一波风险,集体倒地。


前几年,股债汇三杀的情况,大概率会再次发生,而且风险已经看得见。


我的好友村口大爷说:“我们在用尽全力的维持一段繁荣的同时,我们可能也在竭尽全力的迎接更大的灾难。“


收益,风险,这对孪生兄弟,形影不离。


02


截至2020年1月份,最新的数据显示,世界债务总规模已经膨胀到了全球GDP的322%,接近260万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维持这个天量的债务规模,我们已经把利率降到了历史最低,而且负利率债券和0利率债券的规模也创下天量。


从1995年到2019年底,无论是新兴国家还是发达国家,主权债务规模都在呈现单边向上的趋势。


规模在不断膨胀,杠杆在不断刷新,这些已经被加到极致的债务泡沫,是文明的花朵之余,可能也是最终撕裂世界的毒药。


嘴上说,不大水漫灌,但真遇上什么坎,身体永远是最主动的。


借新还旧的老套路依然没有死,而且就在我们的每一次救市中,债务的杠杆总是被迫越来越高。


当下疫情疗伤,我们毋庸置疑会用。


吃饭问题是第一问题,这一点无论是谁?信仰什么?什么主义?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至于风险,能拖就再拖一拖吧。


与此同时欧洲和日本的债券收益率直接步入负值。


从全球信用等级的排序来看,美元信用一直是王冠上的钻石,但美元的信用目前也有最大的隐忧缠身,那就是美国的债务赤字问题。


黄奇帆在混沌研习社的内部讲座上的风险预警会不会成真?现在还很难说。


但从逻辑判断来看,美国政府债务的危险线150%已经越来越近了,而且最快可能在2023年就会实现。


那么在全球避险的形势下,主权国家基金大概率会提前行动,这可能才是2020-2023年这几年最大的“世界财富大轮动“。


抛售美债,很多国家已经在行动了。


03


天量的债务盘子,250多万亿美元,是中国经济总量的18.6倍还要多,14亿人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够还6%的债务。


小心的用低利率维持还能不能继续?


实际利率降到0之后,还有政策空间吗?


起码非常清楚的是,每一次黑天鹅所引发的超常规救市动作,都是在透支着政策的信用和空间。


余地越来越小。


试想一种困境,当各国央行的政策空间被挤到墙角的时候,我们该指望谁来拯救史诗级的“烂摊子“?


降息还能降多久?


财政赤字还能赤多大?


杠杆暂时稳住,还能再加吗?


经济的最后底线是什么?


底线信用失稳,这个世界还会继续奖励胆大的吗?


十年后和十年前相比,问题更多了。


都是“送命题“。


04


人们之所以对“黑天鹅”恨的牙痒痒,绝大多数原因,都是因为每次意外砸脸,都意味着“瞬时计划外成本支付”的暴增。


救命十万火急,却没有余粮。


咋办?凉拌。


话难听,却都是真话。


困难时期,那有那么多像“思聪爸妈”那样的救世主。大家都是“难民”,别人也不可能比你好到那里去。


自己的事情也只能自己兜着。


银行“嫌贫爱富”;


债主不听解释,上门逼债;


孩子媳妇父母还指望着你;


情人节玫瑰花没人要,烂在了地里;


除夕夜的包桌瞬间清零,饭店囤的菜只能当街摆地摊;


压倒壮士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就是那些始料未及的事情。


35岁之前,你可以猛打猛冲,但过了35岁这个年龄,大家确实干任何事情都要给自己留一些余地。


这是困境中的辗转腾挪空间,也很有可能是人生“渡劫”的救命钱。


多年的邻居,名下几十套房的张女士。她一直没有放弃自己丰厚房租之外的打工收入。虽然不多,但疫情最凶猛的日子里,租金收入大减,她说:她起码还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可以艰难扛过债务压力最大的时期。


疫情疗伤的下半场,病毒的全覆盖打击之下,从个人到企业,甚至是国家,留一些救命钱,绝不是胆小鬼,而是发自内心的对未知的敬畏。


人类很渺小,小到生死就在呼吸之间。


这个世界有160多万种病毒,但我们知道的可能才有千分之一不到,已知的确定和未知的不确定性相比,简直让全人类无地自容。


投资,进阶,财富,激情四射的一把梭确实很带劲,但意外突然降临的时刻,他们死的一定比谁都快。


另外,请大家不要忘记。


2020年,一场更大的债务风险依然站在不远处,死死的盯着那些此刻债务最脆弱的人。


让人顿感后背发凉!


作者:菌 爷
来源:米 筐 投 资

责任编辑:yangtao

用益导读